您当前的位置 : > 财经新闻 >

杭州艺考培训机构赚热钱 投资人却不看好

  3月初,海宁女孩嘉宁拖着行李来到北京定福庄东街一号的中国传媒大学,参加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复试。为此她发了条朋友圈:来过没错过,不留遗憾。

  一年一度的艺考即将收尾,从去年12月份的省统考和美术联考开始到今年3月,艺考生一直辗转于各个大学校园考试,有的甚至要考20个大学的校考,以此来获取报考这所大学艺术类专业的资格。

  杭州拥有两所国内知名的艺术类专业学校:浙江传媒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两者无论专业水准还是知名度都名列全国前茅,所以每年来杭州报考这两所学校的艺考生数以万计。

  百里挑一的难度,让每年的艺考越来越难,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考“艺考”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据2017年CCTV6《中国电影报道》统计的数据显示,2016年一届艺考就撬动了全国几百亿的经济。在杭州,我们也了解到了艺考经济的一个侧面。

  杭州两大艺术院校今年迎来九万考生

  据统计,今年共有7.8万人报考中国美院,而国美计划录取本科生1621名,竞争异常激烈,录取比例接近50∶1。这意味着平均每个50人考场中仅有一人,能脱颖而出。

  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的报考情况同样可用惨烈来形容,今年考生报名人数超1.3万人,计划招生120人,录取比例达到108∶1。

  从目前国内几大知名艺术院校的报考数据来看,今年的艺考规模持续高温。据统计,中央戏剧学院的报考人数增长最大,总报考人数为51698人,比去年增加了1.5万余人。

  上海戏剧学院考生报名人数也从去年的21782人增加到30929人,增长近9000人。北京电影学院总报考人数达到了45077人,相较上年增长6933人,创下历史新高。

  国内知名艺术类院校报考数据的增长,换来的是艺考费用的持续增长。

  杭州艺考生杨晨告诉记者,与他一起学习播音主持的小伙伴,差不多每个人都花了近10万元。“课时费加上住宿费,再加上报名费还有出去考试的费用,林林总总算下来基本上都到10万元了。”

  记者从杭州某家播音主持艺考培训机构了解到,现在行业内的培训费用,基本一个课时三四百元,“我们会建议学生买几个月的课,这样能便宜一点,如果连报四个月差不多是9000元一个月。”机构负责老师告诉记者。

  参加一届艺考培训,一个考生一般都要半年,再加上半年的食宿和生活费,一个艺考生平均费用接近七八万元;进入校考后,每个艺术类院校的报名费在200元左右,一个艺考生通常需要考7-8所学校,这些艺术类院校大多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三地,经常有考生上午在上海初试,下午就赶回杭州复试,“光高铁票我差不多都买了近2000元。”杨晨告诉记者。

  播音艺考生:培训费8万化个妆500元

  刚刚经历10场艺考的嘉宁,在考完中传播音主持的复试之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高中。虽然她目前只有一个89分的省统考成绩,但是接下来她要做的是把几个月没学的文化课补上,“现在请了一个数学家教一对一,今年开始,浙传和中传的文化课要求都提高了,不想专业过了,文化分没过,那很遗憾的。”

  回想起刚刚结束战斗的一个月,她告诉记者,自己跑了三个地方一共参加了10场考试,“3月5日开始先去考了上戏和上体,隔了一天又去考了中传南广分院、南艺还有河海大学、南师大。”由于几个学校开考时间相近,所以嘉宁一半的时间都在路上。

  她说考那么多学校的目的,是希望自己有一个备选,“有些考试现在都想不起来了,基本一下高铁就去考场检录,都没来得及休息。”

  “最早一场我记得是去考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早上五点钟起床赶去化妆做造型,那家店价格很贵,做个头发化个妆要500元,而且评委说妆容还不太适合我,导致我后面新闻播报的状态都不好。”嘉宁告诉记者,当时的她来不及懊悔,又赶上了回杭州的高铁,去参加下午浙传的复试。

  她是高二暑假来到杭州一家艺考培训机构开始学习播音主持的,“我妈一直很支持我考艺术,学播音主持是因为我非常喜欢董卿,在学校里经常主持晚会,所以决定去试试看。”

  由于经济条件还不错,嘉宁父母和培训老师聊完之后,当即给她买了50000元的课程。艺考培训基本都是封闭式训练,在杭州学习的那段时间,嘉宁觉得自己生活费还是挺省的,“基本爸妈都是一个星期给我打300元,就是平时吃外卖的钱,然后就是自己练专业,很少跟同学出去玩。”

  第一阶段的专业训练结束之后,嘉宁听从当时播音老师的建议,又去桐乡报了一个艺考培训机构,2个月的短期冲刺班,又花了30000元。

  如果要算一笔账,嘉宁认为家里至少为她花去了十几万元。然而听说今年浙传和中传的录取比例都创下新低,她对结果也很是焦虑,“现在能做的只有把文化课成绩拉高,和祈祷上天。”

  美术艺考生:9天赶了13场考试

  正在中国美院学习工艺美术专业的雨琪,回想起两年前那段艺考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她告诉记者,整个过程就是“每天想放弃800遍,我却待她如初恋”。

  雨琪是一个宁波考生,因为高中时经常帮着班里画黑板报,加上自身热爱日本动漫,所以走上了美术艺考之路,“自身喜欢是一方面,但是更主要的还是升学吧,我文化课差不多500分左右,光靠文化课,大概只能考个普通二本,但是如果走美术生,央美和国美都可以试试看了。”

  雨琪的目标非常明确,于是和所有美术考生一样,高二那年暑假她来到了位于杭州转塘320国道的“画室一条街”,选择了一家画室进行学习,“我们画室当时有5个班,一个班40个学生。当然也有那种包过校考的协议班,收费更贵,而且规模偏小班化。”

  她每个月的培训费接近8000元,加上美术耗材和考试费用,前后花费了近10万元。

  相比播音艺考生来说,美术艺考生的训练周期更长。雨琪告诉记者,她一共学了8个月,“那八个月就是8点起床,9点上课,上到晚上12点,中间除了吃饭,或者眯一会儿,其他基本上就是盯着画板。”甚至有些老师的课还会拖堂拖到凌晨1点。

  身处异地,加上高强度的学习训练,雨琪脑袋里的那根弦一直绷得很紧,直到美术联考放榜她才渐渐松了口气,“浙江省美术联考成绩最后考了91分,算是还不错了,全省考进了前500名。”这个成绩意味着,雨琪可以直接通过高考,进入省内像杭师大、浙江理工、浙江传媒的一些美术类专业。

  但是雨琪已然把目标牢牢锁定在中国美院了。几个月之后的校考同样让她披荆斩棘,“我后来考了南艺、东华大学、四川美院、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多报一些学校,多一些机会。”于是在9天时间里,她完成了13场考试。

  拖着十几斤重的画板、调色板、颜料,扛到四五楼的考场,连续的舟车劳顿,用她的话说,考试已经成了肌肉的本能反应,“当时为了节省开支,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的,这样两个女生住一间房,能便宜点。”

  所幸,结果还不错,她最终考进了中国美院,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这一趟艺考之旅,家里前后总共花了近15万元。

  一家播音主持培训机构送800人去考试 一家美术培训机构一年收益3000万以上

  结合两种不同类型的艺考生,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艺考生的平均花费没有十万下不来。高额的培训费,加上庞大的人群,对于本地艺考培训机构来说,可以说是不愁生源和利润的。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从事播音主持培训的本地机构有20余家,其中不乏老牌的印象国际、天下文化,从事播音主持培训多年,在业界有一定的声誉。

  “像印象国际规模很大,今年包了10辆大巴送学生去浙传参加艺考,他们老师说今年共有800个艺考生。”杭州朔世传媒艺术培训学校负责人林阳告诉记者。

  据林阳介绍,朔世传媒艺术培训已经开办近三年,本届学生数量在100人左右。“我们基本都是坚持小班管理,播音主持一共五个班,每个班只有10人,老师基本都是传媒毕业,或者一线媒体退下来的播音老师。”

  播音主持一期的学费在3万元-5万元不等,“我们也会推一些专业包过班,这些是要根据一些好苗子来定的,因为我们会用这部分考生来打造样板。”去年该校拿到浙传专业合格证的比例在60%左右。

  目前朔世已经在全国开设了3个校区和10个合作点,业务也从艺考逐步衍生到传媒、甚至电影领域,“去年我们朔世出品了网络大电影《斗战胜佛》,效益还不错,获得了近千万的利润,并且我们的学生也在其中和林子聪、陈浩民搭戏。”林阳告诉记者,主营业务保持增长的同时,朔世同样在积极拓展业务边界。

  “我们现在着力打造从艺考培训入手,一方面开拓艺术留学市场,另一方面学生毕业之后我们会把人才输送到各个媒体、剧团,来形成一个艺术考试衍生到传媒公司的完整闭环。”目前,朔世传媒已经获得种子轮和天使轮投资近千万元,接下来公司正在积极筹备A轮,准备往教育集团方向发展。

  如果说播音主持培训机构在杭州刚刚萌芽的话, 美术类培训机构在杭州已经经过一轮洗牌了。

  吴越画社美术学校校长杨超凡告诉记者,这一轮洗牌把原本近200家美术培训机构,缩减到现在的四五十家,“这轮优化存在两个方面,一部分是市场优化,优胜劣汰,好的学校自然经得起市场考验,另一部分是教学资质和办学条件的优化,后者更加关键。”

  杨超凡认为,自己的吴越画社处在美术艺考的第一梯队,“我们现在拥有学生500人左右,专业老师50人,大部分都是从中国美院毕业的,年薪在10万-30万元左右。”

  目前他们的学生考取美院的专业合格证率可达65%,基本上所有学生可以通过省美术联考。

  培训的学费基本在5000元-8000元一个月,而学习美术的周期要比播音主持专业更长,有的学生要学近9个月。

  这样算来,吴越画社一年的流水可以做到三千万以上,但是杨超凡还在设法开拓渠道,“我们今年推出了线上教学直播,截至当前已经有1500万人通过视频来学习我们的课件,未来这一块将会逐步进入收费模式,而在线下,吴越正在推进开发少儿美术培训。”

  杨超凡认为拓展少儿美术开发,主要针对3-16岁的学生,这些学生未来也可以直接转化为美术艺考学员。

  艺考培训机构赚热钱  投资人却不看好

  为艺术高考的美术特长生提供专业绘画培训的杭州老鹰教育,是杭州艺考培训市场的一块牌子,2016年曾作为中国美术教育第一股挂牌新三板。不过,就在两天前,老鹰教育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股票自 2018年3月19日起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关于摘牌原因,老鹰教育在公告中称是为未来发展及战略规划的需要。

  刚需造就的市场,令艺考培训机构具备较大的想象空间。但从数据来看,艺考机构的资本之路似乎并不顺畅。

  在投资人看来,艺考培训模式过于倚重线下,很难复制。博将资本投资经理谢延倩认为,艺考培训机构很难形成标准化业态,是投资机构对其不感兴趣的最大原因。

  浦昌基金合伙人陈啸崧则认为,艺考培训机构目前越来越多,很多不规范现象无法真正回避,像有些机构为了招揽生源和学校达成协议,让学校抽成,很多还打着不过包退的旗号。所以他到现在还没看到做得比较出色的这类机构。

  不过,对于艺考培训机构,他们更希望自己能够说了算,而并非获得投资人的热钱。杨超凡告诉记者,找吴越画社合作的投资机构非常多,但是他目前不打算融资,因为公司的资金流都是正常健康的。

  记者另外采访了几个机构投资人,他们表示对艺考行业没有过多关注。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