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浙商观察 >

国药工匠冯根生走完传奇一生 青春宝在浙江留下时代印记

  7月4日凌晨,胡庆余堂传人、著名浙商冯根生逝世,一代国药工匠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

  清同治十三年(1874),一代巨贾——“红顶商人”胡雪岩在杭州创办胡庆余堂。胡庆余堂第一代药工中,便有一个名叫冯云生的慈城人。此后,冯云生之子冯芝芳也在胡庆余堂当药工。冯云生也许不会料到百余年后,他的第三代——冯芝芳之子冯根生会执掌胡庆余堂,并力挽狂澜于既倒,重振“江南药王”之雄风。他更不会想到,冯根生会成为现代中药事业的领军人物,他创办的青春宝企业集团,被誉为“中国诸企业之榜样”。详细>>

中药现代化先锋

“我就是一味中药,成分很多,疗效也不错。”

  十四岁那年,冯根生穿上了姆妈熬夜为他赶做的长衫和布鞋,继爷爷、父亲之后,正式走进了百年药号胡庆余堂,成了冯家第三代药工。

  回忆童年仿佛历历在目,冯根生说,“那时候,每天晚上煎药是必做的事情。胡庆余堂的中药都是在半夜开始煎的,这活我做了两年。粗略算了下一共煎了十二万帖药。”

  在胡庆余堂的学徒经历不仅让冯根生学会了吃苦耐劳,更让他懂得了“戒欺”。“凡百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戒欺"是胡庆余堂的祖训,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企业文化。”冯根生说,“我做了一辈子药,每时每刻都铭记着这个词。”

  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胡庆余堂传统的收徒制度被取消,冯根生成了关门弟子、末代学徒。

  1968年,他服从组织安排,告别工作了19年的胡庆余堂本部,前往桃源岭下的胡庆余堂驴皮胶车间,任车间主任。

  1972年,他又奉命在驴皮胶车间的基础上新建杭州中药二厂,并任厂长。自此,这位百年老号的末代学徒在经历了23年的蛰伏之后,终于脱胎换骨,自立了门户。

  厂子虽然成立了,但当时的所有家当就是宿舍、草棚、仓库,连设备算在一起总共才37万元。冯根生打了个比喻,“二厂这个婴儿好比是在母亲病入膏肓的时候诞生的。”

  就是这样一个厂子,30多年来在冯根生的不断改革创新之下,已经成为了全球领先的中医药企业集团。漫步在楼房林立、设备先进的厂区,我们已经很难想象出当年树根草皮破厂房的景象。沧桑的岁月已经永久地停留在了集团画册的老照片中。详细>>

国药“狂商”

“枪打出头鸟在社会上太多见了。我认为,只要保护好心脏(没有私心),索性只管自己拼命飞,飞得快,飞得高,飞出枪的射程之外,就没事了。”

  “狂商”是香港媒体送给冯根生的一个称号。虽然有些夸张,但纵览冯根生传奇式的人生经历,却也名副其实。

  冯根生至少“大狂”了七次。第一次是1978年,青春宝抗衰老片虽通过药理检验,但始终未能获得生产批文。坚冰未破,冯根生怕错过药品推出最佳时间,毅然决定先投产。。

  第二次是1984年,冯根生向旧体制发出挑战,在全国还没有实施厂长负责制之前,率先在全国试行干部聘任制,全厂员工实行劳动合同制。第一个打破“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同时打破传统的医药企业供销模式,建立了企业自身完整的供销队伍。

  第三次是1991年,面对名目繁多的对国有企业厂长的考试,冯根生率先“罢考”,引发一轮轩然大波。最后,在《人民日报》等强势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为企业领导人松绑”的大讨论。

  第四次是1992年,青春宝受困于机制,发展缓慢。为求一个好机制,冯根生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并让外方控股。但与当时大多数合资不同,冯根生独辟蹊径采取了母体保护法,保留品牌,总资产重新评估,只将其核心部分与对方合资。此举既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又为企业发展赢得了机会。

  第五次是1996年,冯根生在胡庆余堂濒临倒闭、负债近亿元的情况下,毅然接手。儿子兼并老子,一时传为美谈。

  第六次是1998年,青春宝改制,实现“工者有其股”,冯根生作为经营层,必须持有2%的股份,折合成人民币是300万元。但以冯根生的收入根本买不起,这就引发了著名的“冯根生难题”。为了改革成功,冯根生一咬牙,向银行贷款270万元,再加上家庭所有的积蓄30万元,买下了股份,使改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第七次是2000年,冯根生再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企业家的贡献有多大?身价几何?冯根生要“量化”一下。浙江浙经资产评估事务所最后做出评定:冯根生的贡献价值是2.8亿人民币,利润贡献价值是1.2亿,其管理要素对效益的综合贡献率是15%—20%之间,现阶段是18%。

  作为一个企业家,冯根生狂狷的性格使他总能引起世人的瞩目,但同时也使他遭遇了种种麻烦。他的一生,曾无数次面临着走钢丝一般的惊险时刻,但他无怨无悔。他说:人是一口气,如果没有这一股子狂气,冯根生也就不成为冯根生了。详细>>

青春印记

“你问我有没有遗憾?我说没留下任何遗憾。惟一留下的是我自己的遗憾——没夕阳红。”

  在浙江,你可能没有听过冯根生这个名字,但你一定听过青春宝。这种根据明代宫廷用方研制而成的具有抗衰老功效的片剂保健品,在八九十年代几乎是家喻户晓。即便在保健品市场已经琳琅满目的今天,青春宝仍然占据一席之地。

  冯根生一辈子的心血,都倾注在了“青春宝”上。而青春宝集团的前身——杭州中药二厂,曾是百年老店胡庆余堂的一个制胶车间,1972年独立建厂。当年在国家没有投入的情况下,冯根生带领全体职工努力拼搏,终于使这座破旧的中药作坊,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现代化中药企业之一。

  当年,在杭州西郊的桃园岭上,几座破房子、一堆土设备、一个小作坊,如今却变成了一个蜚声中外的现代化中药企业。冯根生缔造了青春宝、壮大了青春宝,关于冯根生的传奇故事,山知、水知、桃源岭更知。

  冯根生身为宁波人,也与杭州这座城市丝丝缕缕相牵相连:中国唯一的国宝级工商古建筑——胡庆余堂中药博物馆是他抢救出来的;杭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是由他发起创建的;中华老字号、浙江老字号协会也是由他发起的;还有扶贫“春风行动”,他更是带头参与者之一。冯根生是慈善家,是民族传统文化的守护者,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药界的唯一传承人。详细>>

    

 诗有同声德未孤 知名浙商缅怀冯根生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微信上发表了悼念文字:冯董事长是江南药王,也是改革的先行者,是我的榜样。他不仅把中医药发扬光大,他自己也是一味改革的猛药,他的勇气、远见和担当,是我们浙商的经典代表。在我早期创业时,他还几次指导、鼓励过我,冯董事长,一路走好。

  富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赵林中在微博上说,一早惊闻冯根生老先生与世长逝,扼腕痛惜。冯老是我们企业界的前辈和楷模,是第一批全国优秀企业家之一。冯老平易近人,大气耿直,非常好相处和商量,预想的距离感根本不存在。冯老病重期间,我代表富润集团几次到医院看他,可惜已无法多作交流。冯老的身上有人生的大智慧,有做企业的独特理念,有一生致力中药的“工匠精神”,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天堂没有病痛,愿冯老一路走好!

  康恩贝集团董事长胡季强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了冯根生去世的消息,他说:深切怀念令我们浙药人尊敬的冯老!愿冯老一路走好。

  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会长郭泰鸿说,小时候常随祖辈去胡庆余堂取药;1985年有幸与冯老共同参与组建杭州市企业管理(企业家)协会;任职富阳时,招商引资青春宝集团新建企业于富阳;退休后,担任青春宝集团监事会主席两年;任职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时,协会迁址入青春宝集团大楼。数十年来,交往不断,聆教不断,受惠不断,一生之缘也。

  安存科技创始人徐敏:昨天晚上与朋友喝茶聊天时还举例说到冯根生健康问题,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竟然仙逝了。

  硅谷天堂投资公司创始人九零后屠明珏:第一代企业家冯根生在河坊街抱过我,对我说不要放弃传统,传统才是持续创造财富的源泉。与冯老邻居二十年,见证他最风光的岁月。

  杭州市金融办银行保险处处长倪骅说,百年胡庆余堂从此再无末代学徒,只求现代药匠。有幸见证了15年前,也就是2002年杭州第一届工业兴市大会上,冯根生与鲁冠球、宗庆后一起被市政府重奖300万元。详细>>

在企业发展的每个关键节点,冯根生都说了些什么

  要以权谋公,不要以权谋私。以权谋公,胆子大点没关系;以权谋私,胆子要越小越好。

  现阶段我国处于一个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期,一个有敏感的企业家就能迅速准确地抓住历史性的机遇。有时候,其实中央一句话就已经告诉你怎样可以跟上形势的发展,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枪打出头鸟在社会上太多见了。我认为,只要保护好心脏(没有私心),索性只管自己拼命飞,飞得快,飞得高,飞出枪的射程之外,就没事了。关键是怕这些鸟飞飞停停,生怕偏离方向被枪击中,老是回头看,结果还没在树上停稳,就被那些“老枪”击中了。

  国有经营者有四类:小车不倒只管推,牛皮不破只管吹,宴席不散只管醉,企业不倒只管亏。我们提倡第一类人。但在推车的过程中,什么零部件要修一修,途中要不要加油,政府部门要关心一下。

  企业的效益是干出来的,不是考出来的。学习不是读书背课本,实践也是学习的课堂。现阶段我国处于一个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期,一个敏感的企业家就能迅速准确地抓住历史性的机遇。有时候,其实中央一句话就已经告诉你怎样可以跟上形势的发展,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对企业家来说,有60%把握的事,就可以去做;有70%把握的事,得抢着去做;等到事情有了100%把握时,再去做就太晚了。

  胡庆余堂不救回来是会丢中国民族药业脸面的,号称“江南药王”,结果关门倒灶,外人会笑掉牙齿。我对中药业,对胡庆余堂的感情,是什么语言都形容不了的,为了这份感情也要拼一拼老命,管他什么名声!

  我在胡庆余堂学到的生意经有六条,第一戒欺,第二诚信,第三不得以次充好,第四是不得以假乱真,第五童叟无欺,第六真不二价。

  企业家的个人素质决定着企业的文化,决定着企业的命运。以前,人们都说国有企业经营机制不如民营企业灵活。实际上,经营机制是靠人创建起来的,而不论是在国企还是民企。民营企业在经营管理上,弄得不好同样也会产生大锅饭。我认为,除了要有经营管理的头脑外,作为国有企业的当家人,不能存有私心是最重要的。

  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也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经商、办企业的要生意兴隆、产品畅销,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产品适销对路、质优价廉。这是自古不变、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硬道理。而许多大大小小的企业最终倒下了,往往是在受到不当利益诱惑时,放弃了这个基本原则。

  我是一味中药,这味中药是甘草。普普通通的甘草,是诸多方剂中都不可缺少的药,成分复杂,药效不错,常常用来调和药性。虽然普通,作用却很大,生长在狂风大沙中,经得起任何风吹雨打。

据浙商网、浙江在线等综合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