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浙商观察 >

阿莫西林等10个药品批文注销 便宜好用的药会渐渐消失吗

  也许你不熟悉它,但你多半用过它。阿莫西林,最常见的一种青霉素类抗生素,有几家知名药企已悄然放手,不再生产。

  日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其官网发公告称,根据回音必集团浙江亚东制药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的申请,总局决定注销阿莫西林胶囊等10个药品注册批准证明文件。

  据了解,这是继今年年初40家企业申请注销147个药品注册批准证明文件之后,又有企业主动放弃药品批文。详细>>

企业为什么主动放弃批文

  阿莫西林,又名安莫西林或安默西林,是最常用的半合成青霉素类广谱β-内酰胺类抗生素。

  阿莫西林杀菌作用强,是目前多用的口服消炎药,对于各种常见的致病菌引起的感染均有较好的效果。比如上呼吸道炎症,肺部炎症,皮肤软组织感染等等。它是一种处方药,必须凭医生处方购买,售价多在十元出头。

  近年来,行业增长缓慢,生产企业较多,而且竞争力量大体相当、提供的服务没有明显差别,导致市场份额的争夺日益激烈。终于有药企扛不住了主动放弃药品批文。

  有行业观察人士称,结合此番注销的药品批文与日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过度重复药品名单来看,葡萄糖、阿莫西林等药品的确属于生产扎堆“重灾区”,药企结合自身经营实际、主动放弃批文或是明智之举。

  “有的药品在市场上替代品数不胜数,药企营销推广费走高之余也很难在市场上占一席之地,再加上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这道‘拦路虎’又抬高了准入门槛、增加了生产成本,未来或有更多企业主动抛弃手中没有经济价值的批文。”详细>>

近10年来至少有10种廉价药断货

  竞争激烈,企业利润过低甚至出现亏本,退出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近十几年来,便宜但有效并且难以被替代的廉价药正在逐渐从市场上消失。记者梳理了近年来的公开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因为断货而见诸报端的廉价药就有10种。

  廉价药,又被称作基本药物,是指能够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剂型适宜、保证供应、基层能够配备、国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主要特征是安全、必需、有效、价廉。

  一药难求的情况下,黄牛做起了倒卖生意。近日有媒体报道,一盒治疗罕见的婴儿痉挛症的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正常零售价只要7.8元,但在很多家医院却难觅踪影,而“黑市”上的售价竟超过了4000元,即使是这样的“天价”,由于药品本身的稀缺性,也仍然不容易买到。

  其实,廉价药出现“药荒”已经不是新鲜话题。早在5年前,我国就出现过“救心药”鱼精蛋白缺货现象。而在2016年4月,成都某风湿性心脏病患者在入住医院等待手术的过程中。医生却告诉她,因为缺少名为鱼精蛋白的药,手术没法进行。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等药救心”的患者是何等焦灼。详细>>

便宜又好用的药会渐渐消失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药剂科副主任药师张晓乐说,近年来“消失”的廉价药主要有以下三类:一类是由于副作用、疗效不足被逐渐淘汰的,最典型的就是一些较低级别的抗生素类药物,如氯霉素眼药水治沙眼,现在已被诺氟沙星眼药水取代。二是鱼精蛋白、抗肿瘤药环磷酰胺等短缺药。拿鱼精蛋白来说,该药成本逐日提高,售价却长年十几元不变,药企积极性受影响。到2011年,只有上海一家药厂生产。三是部分“老版”常用药。如二甲双胍、银翘片等,老规格老版本已很难买到,它们更换包装后,价格就涨了。

  廉价救命药临床短缺并非个例。在2016的全国两会上,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医药企业家协会会长于明德曾表示,廉价药品正在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详细>>

  2011年,一项对全国12个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在基层医疗机构,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物一般有500多种,而医院廉价药缺口已高达342种。其中,212种药的价格在30元以下,130种药价格在10元以下,10元以下的短缺药中,5元以下的药品占了69%,3元以下的占42%。详细>>

涨价并非廉价药“新生”之道

  有药企相关负责人认为,之所以出现廉价药短缺的情况,主要原因是因为“价格太低”,而随着原材料、人工、物流等成本的上升,一些廉价药生产成本逼近售价,因此企业不得不停产,解决之道则在于“提价”。然而,对于提价拯救廉价药的做法,也有药企负责人持不同的看法,认为虽然廉价药涨价是一种保护性措施,但在目前高价药风行的状况下,廉价药依然很难生存。而且,按照目前的定价标准,就算涨价,对于生产企业的利润而言还是杯水车薪,让其重回患者手中难度不小。

  其实早在2006年至2008年,北大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曾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就短缺药品情况做过调查研究:从实际情况看,一些药品之所以短缺,并不完全因为价格低。有的是因为非常规、用量小,有的是因为毒副作用大,有的是因为生产要求高。分析认为,对于短缺药品,如果不加认真分析,不问青红皂白,一味提高价格,很可能保护了落后药品,保护了落后企业,对医药产业不利,对群众健康不利。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也撰文指出,保证药品的生产、供应、使用,需要有系统的政策性保障措施,而不仅仅只是管理价格的问题。一方面,国家要进行宏观调控;另一方面,也要用市场的手段促使政策发挥出作用。详细>>

政府应出手建立储备制度

  建立廉价药国家储备库已经成为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的共识。福州市第二医院副院长林绍彬建议,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廉价特效药的储备制度。对承担廉价药生产的企业在国家专项资金、银行贷款、税收等扶持政策上给予倾斜,让这些企业有足够的利润空间,从而保质保量完成生产。

  同时建议在廉价药的生产质量、数量环节上进行有效监督管控,也让廉价药能够根据市场需求进行有序生产,确保供应不断档、不过量;并建立廉价药专供渠道,打击药品多手转让、层层抬价和廉价药垄断经营等不良现象。

  也有专家表示,国家必须像对粮食一样,保障廉价、必备药物的生产。对于一些临床必需的廉价特效药品,建议由政府指定药厂生产,在税收、资金等方面给予厂家一定的政策倾斜和财政补贴,保障合理利润,调动生产积极性,保证廉价特效药品的稳定供应。详细>>

据新华社、中国网、广州日报等综合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