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产经新闻 >

七年完成“招商”到“选商” 且看安吉鲁家村如何建设成为旅游强村

  网红小火车

  朱仁斌

  游客服务中心

  工作中的郭曦晟

  浙江在线4月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郑剑瑾 林云龙)去年浙江旅游圈有一个红人:湖州安吉县鲁家村村支书朱仁斌。在他的带领下,一穷二白的鲁家村仅用了七年时间,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强村;从当年求人来投资到现在实现“选商”。鲁家村的传奇还在继续着,如今全国各地来参观学习的人,让朱仁斌几乎没有一刻空闲,“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近40个来学习考察的团队”!

  乡村旅游开发

  鲁家村七年集体资产上亿

  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几分钟,还在村口我就给朱仁斌打了电话。“你们到了?刚好在接待一拨客人,我让同事柏文来接你们。”

  拨通朱仁斌给我的号码后,对方关机状态。我和摄影记者跟着导航来到村委会办公楼,转了两圈终于看到柏文。“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电话太多,手机没电了。”而此时还仅仅是早上9点。柏文一边招呼我们坐下,一边联系观光电瓶车,准备带我们去村里转转。

  “你们赶紧往里走,快去三楼,会议室很紧张,后面还有好几个考察团等着呢。”等待的当口,村委会大厅里工作人员举着扩音器,正“赶”着一群前来学习考察大部队往三楼走。

  正准备出门,柏文的电话响起,我们再次被“转手”给了他的另一位同事周鸿昌。

  周鸿昌原先在县里的工商银行上班,2017年换届选举时当选村干部,便辞职回了老家。周鸿昌的妈妈是鲁家村的老妇女主任,已经做了近30年的基层工作。“村子越来越好,回来上班不用每天赶去城里,挺好的。”

  2011年,朱仁斌当选鲁家村书记的时候,鲁家村还是一片破败的景象:家家都是土坯房,简易厕所,违章建筑随处可见。环村的鲁家溪满是垃圾,下大雨还要发洪水。村民多外出打工,留下大片荒废的农田山林。

  “原来我们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鲁家村的人,因为村里穷,怕没面子。早几年村里有个人去县城开理发店,别人问起都说自己是南北庄人(邻村),现在别人不问,他也会主动说‘我是鲁家人’,外村想要嫁进来的姑娘可多了。”周鸿昌告诉我。

  在村里参观的时候,偶遇朱仁斌,趁着接待空隙,总算逮住了采访的机会。

  2013年,鲁家村支书朱仁斌,提出要打造全国首个家庭农场集聚区。“其实当时大家都没底,因为鲁家村的底子太差了。”但是朱仁斌还是干了,邀请设计公司作旅游规划,并成立旅游公司负责景区运营。“鲁家一没主要产业,二没名人故居,怎么吸引游客?我们打造了18个差异化的家庭农场,作为乡村景区的核心,开辟了4.5公里的小火车道将其串联起来。”

  水果、花海、中药、竹林……18家农场的主打产品各不相同。曾经从事装潢生意的姚明月回到家乡,是首批投资创办农场的村民。“八月炸农场(又叫水果农场)里吃饭、住宿、垂钓一应俱全,现在准备造个游泳池。” 姚明月告诉我。待到经营扩大后,就需要引进专业公司来管理,也就是“公司+村+家庭农场“的模式。

  中国十佳小康村、首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首批国家田园综合体示范点……荣誉纷至沓来,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从2011年的1.8万元跃升至2017年的335万元,村集体资产从2011年的不足30万元跃升至如今的1.4亿元。610户农家、共2200人,被低丘缓坡环抱,开门就是花园,全村都是景区。

  几十亿社会资本排队进入

  “美丽乡村”助推“美丽经济”

  呜……随着一声鸣笛声,小火车进站了。作为旅游接驳车,80元一张票,居然供不应求。“团队和自驾游的客人到游客接待中心换乘后,可以坐小火车进村,也可以骑自行车。目前村里一共有三辆小火车,马上又要不够用了。”

  朱仁斌的手机几乎没有空下来的时候,采访在断断续续的间隙中见缝插针。“最早的时候,只要投资200万就可以在村里做农场主,现在,鲁家村已经吸引了来自全国几十亿元社会资本。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投资考察团队来到这里。”朱仁斌很傲娇:“鲁家村已经实现了由‘招商’向‘选商’的跨越。”

  当时没让村民拿出一分钱,就发了股权证,每年拿分红。朱仁斌告诉记者,未来,鲁家村民会有6笔收入:首先是租金收入,平均每户的土地租金约为8000元;第二是就业收入,目前已解决700人就业;第三是创业收入,开餐馆、办民宿在鲁家村正热火朝天,保守测算,鲁家村一年可接待30万游客;第四是待真正盈利后的分红收入;第五是美丽乡村“两山学院”带来的培训收入;最后是模式收入,即为外地美丽乡村提供从建设、设计、技术到资本的全方位服务。朱仁斌说,发展起来的鲁家村没有孤芳自赏,而是积极“助攻”周边三个行政村,扩大“朋友圈”实施抱团发展,共创4A级旅游大景区。

  鲁家村的孩子从小学木工

  全域旅游背后是高度的文化融合

  安吉县鲁家村,2200多人、610户村民,其实没有一个人姓鲁。叫鲁家村是因为明末清初时,这里迁来一帮手艺师傅,皆以工匠鲁班为祖师爷,“鲁家”便成为新的村名。

  历史悠久、手艺精湛的木作技艺,曾经是鲁家村人走南闯北的谋生资本,富裕后的鲁家人也没有“忘本”,这几年,以本地木匠郭金贤为代表的传统木匠们先后从外地回到家乡。

  郭金贤的小儿子郭曦晟七八年前回到村里后和父亲一起创建了木工DIY俱乐部。在郭曦晟的工作室,我看到推子、锯子等木工工具整整挂满了一面墙,整个空间充满着淡淡的木香。工作室里设有制作区和休闲区,制作区的展示台上摆满了各种木质小玩意儿:木勺、木筷、砧板……地上甚至还有木马。

  “这几天刚好有个江苏的木友过来,在我家住了好几天,一起切磋技艺。平时也会有很多孩子来做简单的木工制品,这应该就是你们经常在说的‘旅游+文化吧?”郭曦晟挠挠头皮,“村里的孩子从幼儿园就有木工课程,这是我们村的‘本’,以后游客来村里,也可以学习制作简单的木制品,别看木工活步骤不多,却包含了锯、挖、雕等各种技巧,我们希望能代代相传。”

  “全域旅游要发展,背后要有非常清晰的产业支撑,并且整合当地的多种优势,让旅游真正成为一个融合状态。鲁家村接下来需要进一步丰富旅游产品体系,用自己的特色模式来吸引游客。”这就是朱仁斌琢磨出来的经济学:把美丽乡村转成“美丽经济”,建立专业经营团队,抱团合作,利润分享,让农村、农业、农民高度融合,实现共赢共享。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