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政经新闻 >

唱好“乡村振兴·产业发展”四部曲 激活新动力

  编者按: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要深刻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

  之江大地,同频共鸣。连日来,在京出席全国两会的浙江代表委员和远在家乡的干部群众一样,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推动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以及推动乡村振兴健康有序进行等要求认真学习、深入思考、踊跃建言。大家纷纷表示,浙江作为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三农”思想的重要发源地,必须提高政治站位、拓宽战略视野、强化使命担当,抢抓乡村振兴战略机遇,突出城乡融合发展的改革导向,以更高标准、更高质量走好乡村振兴特色发展之路,实现产业兴、农村美、农民富。今起,本报推出“新时代 新乡村”系列报道,首篇聚焦“乡村振兴·产业发展”。

  浙江在线3月1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邓国芳 王庆丽 胡芸)“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随着天气日渐回暖,江南的田野上已是一片春耕备耕的忙碌景象。

  为农耕耘的初心未曾改变,农业农村的图景已然不同。

  经历改革开放40年,再看乡野,插秧机、收割机欢快地奔跑在田间,“老农+耕牛”的传统春耕劳作,已变成吸引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的文化农耕;农田变花田,乡村成景区,农房改民宿,农民玩起电子商务,城里客下乡投资现代农业……产业形态不断变革,催生出千变万化的“三农”画卷。

  这是富强浙江的生动体现:2017年,浙江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956元,已连续33年领跑全国各省(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持续缩小、达到2.054∶1,为全国各省(区)中最低。

  重农固本,是安民之基。党的十九大作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20字总要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具体部署。

  产业兴则百业兴。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所在。连日来,围绕加快乡村产业振兴、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推动乡村生活富裕,代表委员和我省干部群众畅谈浙江的改革探索和发展路径。

  一曲合力兴农的新时代交响乐已经奏响,一幅活力迸发的“三农”新图景已在眼前。

  第一部:现代农业主题曲

  现代农业发展,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亦是推动乡村产业振兴中必须唱好的一首主题曲

  代表委员们认为,近年来,浙江坚持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发展高效生态农业放到突出位置,大力推进农业科技进步,加快培育优势特色农业,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得到不断提升。

  “在我们衢江区,就算是两只茄子、一盒草莓,外包装盒上都贴有二维码,扫一扫就能了解它们的种植日期、用药种类、施肥数量等各类信息。”全国人大代表、衢州市委书记徐文光拿出手机,介绍起衢江的放心农产品。 

  注重产品质量,这是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目标。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

  徐文光代表认为,小小的二维码背后,包含的是衢江从水质、土壤等产地环境保护开始,通过培育新型农业主体,实施标准化生产、全程化监管等发展放心农业的全过程。

  质量兴农、绿色兴农,都需要科技的助力。“我们推出的科技特派员制度,就是很好的探索和尝试。”全国政协委员、省科技厅副厅长王坚说,自2003年试点、2005年我省全面推开并不断完善深化科技特派员工作以来,已为推动农业现代化、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加速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作出重要贡献。

  王坚委员说:“这支科技特派员队伍已成为我省科技兴农的中坚力量,这项工作也成为运用科技手段破解‘三农’问题的创新举措。”

  王坚委员介绍,去年7月省里已发布《关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员制度的实施意见》。近年来,我省科技特派员的角色,已从简单的技术帮扶,转变为农业科技成果转化。到2020年,全省将建设100家农业农村领域的星创天地,培育100个科技特派员创业服务示范基地。

  田还是那块田,种出来的价值,却已今非昔比。

  第二部:一二三产交响曲

  产业融合发展,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路径。一二三产在乡村田野的交织渗透,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奏响了一支激昂动人的交响曲

  从2000年开始实行土地流转,引进特色农业和农产品生产加工业,整村发展乡村旅游业,缺少资源禀赋却能快速崛起的德清县五四村,走的就是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新路子。“村民们或许不懂融合发展,但都知道这叫‘美丽经济’。”全国人大代表、德清县阜溪街道党工委委员、五四村党总支书记孙国文说。

  土地集中流转后,五四村开始引入现代农业项目。村庄的入口处摆放着一家家大型花卉公司种植的花卉绿植,用于观赏、售卖。8年前,企业主增设亲子乐园项目,吸引了大量来自湖州、杭州、上海等地的游客。五四村乘势而上,通过美丽乡村建设,不断优化村庄环境,发展休闲旅游业。

  “融合发展的直接效应,就是为村民提供了创新创业的平台和适合各个年龄层次的就业岗位。”孙国文代表说,2017年,五四村3个总投资额达19亿元的大项目先后完成签约,村集体经济收入达328万元,农民人均年收入4万多元。“我们正不断引进社会优质资本和项目,积极创建5A级国家旅游风景区,希望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提升壮大集体经济。”

  记者连线采访了一直关注全国两会进程的我省各地从事农业工作的干部群众。

  “听了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内容,这几天我一直很振奋。”安吉县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告诉记者,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等七部门公布首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区创建名单,全国共148个单位入选,浙江有6地上榜,其中就包括安吉县“田园鲁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朱仁斌说:“鲁家村的发展源自于18个家庭农场,而今正在加快打造田园综合体,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业,村民们充满了干事创业的激情。”

  浙江的农业干部认为,推进乡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是建设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的必然要求,是培育乡村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的有效途径,是促进农民持续较快增收的重要支撑,这也正是浙江在实践和推进的。

  村还是那个村,老百姓的脸上,多了笑容和自信。

  第三部:特质发展独奏曲

  乡村特质发展,是乡村振兴的本质要求。在乡村振兴风起云涌、百鸟争鸣的时代浪潮中,浙江需从产业特质发展开始,谱好凸显个性特色、防止“千村一面”的独奏曲

  一株兰花,你会有几种解读?在全国人大代表、绍兴市柯桥区漓渚镇棠棣村党总支书记刘建明看来,它不仅象征君子的高洁品质,更是一道美丽风景、一种富民产业,推动棠棣村以及整个漓渚镇朝着田园综合体迈进,也让棠棣村在如火如荼的乡村振兴中,能始终保持清晰的方向和独特的竞争力。

  “幽兰竞秀、花满棠棣”,2500多年的“兰文化”在棠棣村源远流长,也让村里人自古以来便有了种兰的传统。刘建明代表对记者说,自1979年全村第一个花圃开张,到后来大力发展苗木产业,全村的花卉苗木种植面积已达7500多亩,办起园林苗木公司50多家。2017年,棠棣兰花销售额高达2亿元以上。国内兰花约有一半新品种出自该村,八成左右的老品种也是由本地农民发掘培育出来的。

  近年来,村里不断提升人居环境和配套设施,成为乡村旅游热门地。去年8月,“花香漓渚”入选全国首批15个国家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镇政府所在的棠棣村,成为整个田园综合体规划方案中的核心区域之一。

  “根据规划,我们将重点做好‘三个1000亩’项目,打造千亩花市、千亩花苑、千亩花海,把整个村庄建设成为一个真正的‘花园’。”刘建明代表说,为此,村里将不断盘活资源,积极引进资金和人才。人在花中,村因花兴,走在3月的棠棣村中,竞相绽放的兰花正散发阵阵幽香,预示着村庄的美好未来。

  “总书记在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推动乡村振兴健康有序进行,规划先行、精准施策、分类推进,科学把握各地差异和特点,注重地域特色,体现乡土风情。这为我们提供了根本遵循。”密切关注全国两会的德清县委书记项乐民说。

  如何实现乡村特质发展?“关键要以规划为引领。”项乐民告诉记者,眼下,德清各村正在积极探索因地制宜的发展路子,聚焦生产、经营、产业三大体系,以加快转型激发活力。莫干山镇成功培育了以“洋家乐”为代表的高端民宿新业态,禹越镇三林村正积极打造田园综合体,洛舍镇东衡村更是成功入列全国首批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形成百花齐放的发展态势。

  花还是那朵花,年复一年的绽放中,兰香变得更加浓郁。

  第四部:城乡融合协奏曲

  城乡融合,是乡村振兴的改革导向。在持续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基础上,要做好城乡产业融合的大文章,唱响城乡相向而行的协奏曲

  左手繁华都市,右手美丽乡村。在嘉兴,城市和乡村仿佛南湖里的一枝并蒂莲,花开两朵、各有芳华。10余年来,以公共服务均等化为载体,嘉兴不断推动城乡融合发展。

  在桐乡崇福、濮院等地,我们可以真切地体会到,给这场城乡融合改革源源不断注入动力的,正是联结城乡、分工有序的产业融合。例如,依托崇福镇工业生态产业园的平台,村民进厂务工、开店销售、搞起旅游,在产业链上寻找商机、创新创业。

  “城镇与乡村,是互相促进、共生共存的关系。”崇福镇党委书记王群告诉记者,这几天,他们都在认真学习政府工作报告,作为千年江南古镇、桐乡西部工业重镇,崇福将以工业园区、古城旅游区、中央商务区、崇福新城四大平台建设为载体,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实现产城融合,使崇福镇经济社会发展更具活力、群众生活更有奔头。

  桐乡市委书记盛勇军认为,城乡融合发展是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要把城镇和乡村作为一个整体来谋划和建设,加快挖掘利用乡村的经济价值、生态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其中,推动城乡产业融合,既可将传统农业延伸至二产、三产,进而支撑农村现代化发展,加速城乡发展一体化格局的形成;还能打破区域边界,提高城乡间的联系水平,改善区域空间二元结构,“让农民日子过得跟居民一样好,这是我们的心愿和目标。”盛勇军说。

  放眼浙江,持续探索10年,如今突破推进的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改革,正以农合联为大平台,整合社会资源,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推动城乡资源要素的流动和重组。

  “建立‘三位一体’农村新型合作体系,必将成为浙江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举措。”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专家,浙江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冯建龙认为,“三位一体”,难在信用。他们将继续秉持互联网思维,从信用环节打通生产与供销,探索出一条解决农民“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慢” 和“卖难买贵”的新路子,“振兴乡村,人人有责”。

  农民还是农民,生活的幸福感,日益充盈。

最新新闻